博客

伏马毒素给养猪业带来的风险日益上升

伏马毒素给养猪业带来的风险日益上升

近年来被伏马毒素污染的饲料比例呈现上升趋势

伏马毒素是1988年发现的一类霉菌毒素主要由轮枝样镰刀菌和层生镰刀菌产生。至少有28种不同形态的伏马毒素,其中伏马毒素B1最为常见。伏马毒素是玉米中最常见的霉菌毒素,并散布在世界各地。

据去年我们编写的中国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报告统计, 97%的样品被伏马毒素污染(其中83%的被污染样品为猪饲料);55%的样品超出各毒素的推荐安全限值(其中50%为猪饲料)。

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条件更有利于轮枝样镰刀菌和层生镰刀菌生长, 近年来被伏马毒素污染的饲料比例呈现上升趋势。

伏马毒素给养猪业带来的风险日益上升

伏马毒素的作用方式

伏马毒素干扰鞘脂类的合成。鞘脂是一类在细胞膜上发现的脂类,,特别是位于肝脏、肺、心脏、脑和神经组织中。鞘脂类代谢异常导致正常的细胞生长、分化、形态、渗透性和细胞死亡等过程受到干扰。

Print

伏马毒素对猪的毒性

伏马毒素在猪消化系统中吸收较差,(吸收摄入量的3-6%)。一旦伏马毒素进入猪的血液, 将广泛分布于器官, 如肝脏、肾脏、大肠、肺、心脏和脑中并在猪体内长期存留。

高剂量, 超过10ppm, 伏马毒素的急性毒性, 已研究较多, 主要是猪肺水肿综合症(PPE)。近年来, 对长期接触低剂量伏马毒素造成猪群负面影响的研究日益增多。现已证实, 仔猪和育肥猪饲料中伏马毒素剂量高于1ppm时, 会影响其健康或生产性能。

伏马毒素对呼吸系统的影响

  • 对呼吸系统造成急性毒性(≥10 ppm):  该疾病称为猪肺水肿综合症 (PPE)。猪表现出嗜睡、犬坐、呼吸频率增加、心率下降、呕吐、腹泻、过度张口呼吸等症状。通常死亡率为50-90%。
  • 接触低剂量伏马毒素(≥1 ppm):  伏马毒素浓度低至1ppm时. 保育猪的肺组织结构发生改变。此外, 伏马毒素干扰肺中巨噬细胞的功能, 降低其消除致病菌和呼吸道中异物的能力。采食伏马毒素污染过的饲料与猪群高发呼吸道疾病密切相关。另外, 已证实伏马毒素可加重猪肺炎支原体引起的肺损伤。

伏马毒素给养猪业带来的风险日益上升

对肝脏的毒性

除肾脏外, 肝脏是伏马毒素蓄积最多的器官。肝损伤取决于剂量和感染时间, 可通过检测血液中升高的肝酶来检测。低剂量的伏马毒素 (5ppm) 即可看出肝脏外观的变化, 肝脏颜色变黄, 质地变脆。

伏马毒素给养猪业带来的风险日益上升

对心血管系统的毒性

伏马毒素对心血管系统的毒性与猪肺水肿综合症(PPE)直接相关,因为伏马毒素可引起心率下降,呼吸频率增加和肺动脉血压升高,最终导致肺脏水肿。

对胃肠道的影响

如上所述,94%以上的伏马毒素不会被吸收进入血液,而留在肠道中。最新研究表明,伏马毒素对胃肠道的损伤有多种不同的作用机制:

  • 肠道菌群失调,有利于沙门氏菌等病原菌的生长。
  • 局部粘膜损伤,失去对病原菌免疫应答的能力。
  • 增加大肠杆菌等病原菌在肠道定植的可能,破坏病原菌进入血液的肠道粘膜屏障。对怀孕母猪和哺乳期母猪来说,该机制尤为重要,因大肠杆菌在肠道内的定植与产后泌乳障碍综合症(PDS)息息相关。

伏马毒素给养猪业带来的风险日益上升

对生产性能的影响

饲料中中低剂量的伏马毒素不会影响育肥猪的生产性能。对保育仔猪来说,低剂量(1-3ppm)的伏马毒素即可减少其平均日增重。

总结

全球范围内,被伏马毒素污染的猪饲料日益增多。为保障猪只的健康,我们非常有必要了解伏马毒素中毒的后果,并采取有效的补救措施,如对原料进行正确的质量控制,或向猪饲料中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等。

产品选择

普霉克©系列霉菌毒素吸附剂是预防猪霉菌毒素中毒的理想选择。普霉克©系列霉菌毒素吸附剂是由几种欧洲硅酸盐混合调配而成的“鸡尾酒”,可提供卓越稳定的吸附效果,优于只含一种硅酸盐的吸附剂。选择天然饲料添加剂升级您的猪产品。普霉克©系列,市场上最好的霉菌毒素吸附剂!

了解更多相关信息或产品资讯,请随时通过: china@plusvet.cn联系。

Copyright © 2016 PlusVet Animal Health, registered logo and trademark.

某些关于产品保健功能的阐述可能并不适用于您所在的地区。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可能因全球各国政府法规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发布于: 猪 Swine, 霉菌毒素 Mycotoxins

发表评论 (0) ↓